您正在瀏覽是   新聞中心 > 圖片新聞  > 正文

造園記:胸中丘壑的私人表達

發佈時間 2020年10月16日11:11   來源 常州日報   編輯 劉科羽   責任編輯王小明
 條評論   去評論> 選擇文字大小  

“古之樂田園者,居畝畝之中;今耽丘壑者,選村莊之勝,團團籬落,處處桑麻……”明末造園家計成在中國第一部園林藝術理論專著《園冶》中如是説。

如今,當你來到武進區前黃鎮蔣排村的詩酒田園坊,可以感知到何為“退一步安靜,出一步文明”;當你來到茅山腹地半山腰的野松嶺,則可以體味黑松林間的山野道隱;當你穿越金壇城區西北角的標準廠房,抵達“夢汀花園”時,就會明白何為工作即是生活典範。在當下的常州人生活中,造園正從歷史走向現實。

作為一座有着2500多年文字記載的歷史文化名城,常州的古典園林建設史與周邊相比,稍顯寡淡,但卻曾是史料記載裏的“百園之城”,出現過清代造園大師、疊石聖手戈裕良。據宋代《鹹淳毗陵志》所載,常州最早的一座私家園林可上溯至距今已有1700餘年的漢代蔣氏“山亭”;自漢以來,大運河水脈兩岸,綿延在時光裏的有近百座私家園林;一談到留存至今的“近園”“約園”“意園”“半園”等,更因其主人躋身常州望族名流而屢屢被感嘆於其命名之簡約。當下的常州,一羣“70後”“80後”正以各自的方式造園,私人表達着自己的胸中丘壑。“詩酒田園坊”的創始人、“70後”黃勇正是其中一人。

一扇木門背後,是總計35畝、包含有稻田、魚塘、果園、木屋的小型農莊,經過4年的打理,依然顯得有些粗放。黃勇説,農莊建立的初衷,是“想要建立一個體驗生活、感知生命的地方”。

出生於城市的他,從童年開始就對農村保持着一份新奇,上學時,每逢單休都會往鄉下跑。在大學期間,通過林業專業的學習,他對自然愈發親近。國外工作的幾年裏,黃勇也屢屢接觸到歐洲的田園項目。數年沉浮民宿行業,從麗江、浙江、無錫,一路汲取自己所需的經驗,2013年回到常州後,他把創業的方向鎖定在“詩酒田園坊”。

選址、挫折、繼續、尋覓,直到2017年10月,黃勇在蔣排村這一片最初只有桃林的地方建了第一個木屋為開端,慢慢開拓周圍的一草一木……大面積使用的玻璃,給温厚的木系空間裏帶來了通透的感覺,遠可看日升日落、雲捲雲舒,近可觀花開花謝、草木生髮,燕雀婉轉,候鳥越境,綠色種植,迴歸田園。

“我們提倡‘生活作坊’的理念,就是要讓人在快節奏的生活中慢下來,感受綠色生活的奧妙。”黃勇説,“你可以想象,在農產品的產地,大家一起在自然中勞作的一切場景,收穫之後釀米酒、釀醋、製作醬油、做桃子醬、做櫻桃醬、榨菜籽油豆油、醃製臭鱖魚、做泡菜、烤麪包、養蠶、幫狗狗接生,等等。”

生命的自在,是在感受綠色大自然的同時讓心靈擁有自由。“偷得浮生半日閒”的想法,同樣是金壇幾個年輕人在茅山半山腰打造“野松嶺”的內心基調。幾棟被閒置的屋舍,因為他們想要改變“金壇鄉下頭”的濃厚興趣,在一年裏被打磨成一座山野度假酒店。

合夥人之一、“80後”鄧亮介紹,這裏的建築與景觀的設計遵從了茅山“道隱”的理念,灰白色為主色調,多用林、水、石、竹、黑金屬五種材質,設計中還用硅藻泥、麥秸稈、水磨石磚,喚出建築自有的記憶。站在這裏,遠望滄海桑田變化“記錄者”海底水庫,山形水影相映成趣,成片黑松林裏山風呼嘯;每臨傍晚,密密麻麻的白鷺休憩在湖面上露出的一小截枯樹樹幹上,頗有野趣。

作為金壇植物愛好大咖之一,“播多”造園,既為自己的園藝愛好,也為自己的兩個女兒,“夢汀花園”就取自她們名字各一。今年已過而立之年的他,數年前接手並壯大父輩的公司,在繼續致力於家居修復材料出口的同時,對工廠的內部環境進行了大換血——3年時間,在原本堆滿材料、雜草叢生的廣場上,挖出了錦鯉活潑遊動的池塘、高低起伏的草地、櫻桃掛果的果園,以及按色系規劃的花園,讓這裏成了女兒們接觸自然、快樂長大的天地。

“夢汀花園”裏有很多進口花木,都是“播多”一株一株淘回來的,從四照花、杜鵑到四季造景效果明顯的針葉樹樹羣,每個時節都有不同的美……“不抽煙不喝酒,就這點愛好。”“播多”笑噱,“卧梅又聞花,卧枝繪中天,沒想到十幾年前《三重門》打油詩成了自己的寫照。”他希望,能把花園和植物的美好分享給更多人。

這是一出上演在常州的“久在樊籠裏,復得返自然”造園記。

何嫄圖文報道

來源:常州日報

下載客户端 參與人數,評論人數  去評論>
延伸閲讀
更多
讀圖時代